::: 新文本運動 :::
 
 
 ::: 新文本運動 :::
 
 
 
 ::: 新文本運動 :::
「劇作家檔案」每季發佈一次,每期將會引介一位當代英國、德國或法國的劇作家,組織多篇專論文章以剖析劇作家的劇場美學、語言風格、在本地和外國的演出狀況等。同時亦會網羅大量劇作家的劇作出版及研究書目、評論列表、香港及華文界演出資料整理等,供有興趣的人士參考。
卡瑞‧邱琪兒(Caryl Churchill)-專題文章
     
    邱琪兒倫敦新劇觀後記
    潘詩韻

在一個天朗氣清的晚上,我帶着朝聖的心情,走進倫敦皇家宮庭劇院,觀看英國重量級劇作家卡瑞‧邱琪兒(Caryl Churchill)的最新作品《愛與資訊》(Love and Information)。

早年初讀邱琪兒,即被她作品的批判性、語言的力度與創新的寫作方法所吸引;能在英國觀看當地的劇團如何搬演她的作品,還是首次,甚是興奮。她的作品如《遠方》(Far Away)、《一個號碼》(A Number)、《醉後說愛你》(Drunk Enough to Say I Love You)等,每一次的語言、意象、形式及批判性,都在挑戰劇場的高度。睽違六年,邱琪兒這次又將給當代劇場帶來怎麼樣的挑戰?

入場前,先閱場刊。英國許多劇院的場刊,其實是演出劇本,也包含簡單的製作團隊資料,對我等文字癖,造福不少。翻開劇本,即被那短小精桿的對話,以及簡短得只佔一、兩頁的場景,被嚇得差點沒昏倒過去——這麼片碎的文本,如何導、怎麼演?

全劇由八場共五十七個場景組成,各場及場景之間的情節推進與人物皆不必然互有關連,唯一的連繫,是劇本的題目「愛」及「資訊」,內容都以資訊爆炸年代的人際關係為主。劇作家在劇本內清楚列出演出要求:首七場必須順序搬演,唯每一場內場景的次序可隨意編排;最後一場為「隨意」(Random),內含十數個不同題旨的場景,供搬演者自由加插到劇中的任何部分。此一場的大部分場景都極短,有的只有聲響,有的只有一、兩句對話,有的甚至短如:


有人打噴嚏

「冷」是該場景的題旨,「有人打噴嚏」是該場景的活動,也是整個場景的構成。

「隨意」的唯一規則,是題為「抑鬱」(Depression)的場景必須在之前七場都出現。至於出現在哪個場景,或哪兩個場景之間,以及如何呈現等,則由導演或搬演者自行決定。於是,「隨意」一場的場景如何出現,在哪裏出現,便影響着整個演出的節奏、內容、甚至詮釋。每一場景雖有一個概括的題旨,但至於場景所發生的地點、時間或背景等,也是開放的,並沒任何舞台指示。邱琪兒設下如此開放的文本,是完全將演出交在搬演者或導演手裏,也令搬演者(無論是導演、演員或設計師)在選取視點、取態及批判當中,必須主動且積極參與其中。

是次演出由十六位演員飾演全劇超過一百個角色,演出全長一百一十分鐘,節奏明快,每一場景的轉換快速準確,沒有停頓,沒有休止,彷彿在播放一張一張的幻燈片,也彷彿鏡頭下的快拍(snapshot),將城市裏不同旯旮的生活碎片,拍下,錄下,拼湊而成一幅資訊爆炸的愛情寓言。

事實上,舞台也被裝置成一部巨型照相機,鏡框式舞台的四邊鑲了連綿的小燈泡,在換景時有助模糊觀眾的視線。鏡頭內的舞台設計,彷彿一個巨型四方箱子,由五幅完全相稱的白色格子平面所組成,所有場景皆在這箱子內進行;場景的轉換,則靠每一場簡約的道具與擺設呈現。舞台前端設有上下拉動的閘門,演出時拉開,轉換場景時合上,速度明快得彷彿照相機的快門,「咔嚓」一聲,把面前的瞬間凝住,便又轉換到另一場景。在此不得不稱讚演員跟舞台技術人員在轉換場景方面的明快精準,要在五十七場之間每一次閘門一開一合的數秒內轉換所有佈景道具,必須經過不斷綵排協調,殊不簡單。

在一百一十分鐘內,觀眾隨着一場一場的對話與剪影,見證着當下社會複雜多變的「愛」——夫妻、情人、朋友、同性、異性、長幼的關係等等,在不同階段、不同情景下出現的狀態及變化。連綿不斷的片碎的場景,又彷彿我們每天所吸收、所面對的訊息般,每一項資訊,它的內容表象所反映的社會內部核心問題,其實都是一個警號,都在向我們的平常生活投擲炸彈;只是,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,我們接收、吸收、承受了多少?又或是我們已被炸得體無完膚、粉身碎骨,以至於無力、冷漠,甚至放棄?

邱琪兒利用這個片碎、短速的形式,呈現資訊爆炸年代裏的城市亂象,過度資訊轟炸,令人記憶力衰退、失去私隱、以至感情麻目;當中許多對話與場景,都似曾相識,彷彿每天在我們生活周遭發生的故事,難怪有評論指,《愛與資訊》其實是邱琪兒隨身攜帶的筆記簿,她把日常生活中耳聞目睹的情景一頁一頁記錄下來,然後搬上舞台。

事實上,評論及觀眾對此作品的評價也兩相極端。《衞報》的評論指《愛與資訊》猶如分析哲學家維根斯坦寫的一篇諷刺時事的荒誕劇,展現劇作家對急速的資訊爆炸漸次取代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甚是不安。而《每日郵報》的評論則指觀看此劇彷彿查閱電子郵件一樣,有的有趣,有的感人,有的充滿趣味,有的發人深省,但絕大部分都是沉悶的,正如觀看此劇後,只感到資訊過度充塞,能印在心上的只有數個場景。有觀眾看後更在自己的網誌上即席模仿作品片碎的對話及形式,創作了另一個版本的八場五十七個場景,幽默逗趣,令人忍俊不禁。

為了更仔細觀察當地觀眾對作品的反應,我特地看了兩場演出。第一次入場的座位是堂座正中的位置,可見周遭的觀眾都以成年人/長者及劇場常客為主,在整個演出過程中,大家都正襟危坐,屏息以待,偶爾發出輕聲笑語。第二次入場的座位在二樓,周遭的觀眾以年輕人或學生為主,相對於第一次的觀眾,他們對演出的反應較直接,對於帶諷刺意味或荒謬的情景不時鼓掌大笑,間或會跟鄰座友人討論,氣氛熱鬧輕鬆得多。而在回家的路上,在地下鐵路車廂內聽到的觀眾討論,大都對這個作品存疑,其中一位中年女士指不斷轉換場景令她疲累,未能吸引她的注意力一直追看下去,有邱琪兒的粉絲更直言這個作品不是他那杯茶。不過,當地的劇場朋友對作品還是欣賞的較多,指作品手法新穎,令他們耳目一新;也有指邱琪兒年過七十仍保持敏銳的社會觸覺,令人敬佩。

邱琪兒的新作,開拓了我對劇場文本創作的視野,讓我知道原來劇場文本可以這樣寫,片碎的文本可以這樣搬演。《愛與資訊》是一個劇場文本沒錯,它是寫給劇場、供演出之用、以舞台演出空間為最後載體的文本;但同樣地,我也帶着一堆疑惑離開劇院——脫離了傳統的起承轉合,去掉情節推進、開放人物關係等元素下,劇場文本的結構與行動是甚麼?是單純的呈現和再現?是一面鏡子,還是鏡裏的影像?當代的劇場文本,要如何抓緊語言的力量,劇場的意象,回應時代,並書寫歴史?

 ::: 新文本運動 :::
編者前言
最徹底的政治劇場
專題文章
持續拍打現實的劇場力:卡瑞‧邱琪兒(Caryl Churchill)
在說與不說之間:邱琪兒的語言之路
邱琪兒倫敦新劇觀後記
與邱琪兒交鋒——華文導演實戰紀
轉載文章
卡瑞.邱琪兒——以筆為劍的劇場女俠
遠方電郵3X3——馮程程與曹克非談《Far Away》
劇作
劇本選段: 遠方(Far Away)
劇本選段: 一個數(A Number)
劇本選段: 七個猶太小孩(Seven Jewish Children)
參考資料
::: 新文本運動 :::